没有背景,我就是最好的背景

我认识学妹的时候,她才上大一。
别的学生,大一时一身轻松,忙不迭地庆祝自己刚刚逃脱了高中的牢笼。可她刚进大学就问我:“学姐,我该怎么办?我没有任何背景……” 我明白她的焦虑。 我们都是所谓的“县城女孩”,抱著满脑子的愿望走进大学,却发现这个世界跟我们想像的根本不一样。 普通、自卑,甚至懦弱。不懂化妆品、不会弹钢琴,连最火的外国明星好像也不认识几个。 我们都害怕,没有背景就没有机会。该如何用一己之身去对抗,去找到在这个世界上安身立命的资本? 看著她,像看著同样刚刚走入大学的自己,带著对世界满满的渴望,可仍然惴惴不安,不知道该做什么。 我自己也没有总结多少切实可行的经验,于是只好跟她说:如果你不知道该干什么,就干三件事吧:刷高分,多读书,多实习。 像我们这样的“县城女孩”,好刷的是专业课的成绩,难刷的是自信心。 学妹最自卑的地方,除了外表,也许就是英语口语。四五年前,她的口语也不大好,在别人都没起床的时候,便开始背单词和课文。 那时候,我也要每天早起跑步,所以总能在操场看到她。 她发音不标準,是因为从小学开始的英语老师,自己发音都不标準。她走到英语角,一句话都不敢说。 但她还是一直去一直去,用她自己的话说——“真的是厚著脸皮去呀。”她还结识了好几个外国留学生,疯狂地用自己带著“乡音”的英语和对方聊天。 她看过我写的文章,于是开始逼迫自己也去站在台上演讲。
準备演讲比赛的前夕,为了让自己不要那么害羞胆怯,她比当初的我还“丧心病狂”,竟然走进教学楼里的每一个自习室,对著整个教室的人说:“大家好,非常抱歉打扰大家,可不可以请大家抽出三分钟的时间,听一下我的演讲?” 讲台下,本来一脸蒙圈的大家,见证了她一点一点由声音发颤的紧张到语调从容的自信。 我自问没有这样的勇气,所以听她坦坦荡荡说起时佩服得五体投地。所以后来,难怪她拿过那么多比赛的好名次,也当了几次在学校开展的国际学术会议的主持人。 从第一次穿高跟鞋,连路都走不好,到后来如履平地,在一个又一个会议中健步如飞。 我知道,带给她底气的,不是别的,是她终于知道自己的能力、以及实力。 她甚至不再耿耿于怀自己不够苗条纤细的身材了,转而对夸她“pretty”的外国留学生调皮地眨眨眼睛。我说:“你还怕自己没有背景吗?” 她笑了笑:“我没有背景,我自己,就是最好的背景。” 从一个最自卑最胆怯的普通女孩,到现在人前人后自信又有光芒,哪里是一句鸡汤可以概括,更不是一个建议可以指点的。 学妹最新的消息,是在某个外企过了试用期,顺利转正了,还顺便获得了公司外派到美国工作的机会。 她发给我看纽约的照片,像《欲望都市》里那样流光溢彩的夜色,是她公司楼下再日常不过的风景。 而我能想像得到她用流利的英语和外籍同事交流工作的样子,不再是那个怯懦的小学妹,而是一个真正的职场女性了。 而四五年前,那个站在我面前又自卑又胆怯的小女孩,就这样成功跳出了她的躯壳。 而她又美好又强大的灵魂,早就被翩然放飞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